主页 > 学习方法 > 你知道《西游记》里的这些地理知识吗?
2017-12-31

你知道《西游记》里的这些地理知识吗?

  你知道《西游记》里的这些地理知识吗?


你知道《西游记》里的这些地理知识吗

  玄奘西行取经一千多年里,故事不断地神话和演绎,最终在吴承恩笔下著成了经典。和故事本身被演绎一样,玄奘取经路途上的众多山川风景、自然类型都成了演绎的对象。这些名词在书上被写得天马行空,而在真实世界里,它们也有自己独特的万种风情。

  | 流沙河是河吗? |

  唐僧路过流沙河收得三弟子沙僧,是西游记里经典的情节。那巨浪滚滚的流沙河在原著里还有一首诗来描写它的宽广、湍急和不可逾越:八百流沙界,三千弱水深。鹅毛飘不起,芦花定底沉。

  原著里讲的是“径过有八百里遥”,也就是说流沙河宽八百里。八百里等于400千米,而长江平均宽度也就几千米,入海口宽度才180千米,最宽的亚马逊河入海口才到330千米,这样看来宽度达400千米的河流基本不可能,更何况是在常年不下雨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呢。所以这只能理解为吴承恩的浪漫主义色彩,八百里不过是个形容词罢了。

  可流沙河到底在哪里?《西游记》原著第八回提到流沙河曰:“东连沙碛,西抵诸番,南达乌戈,北通鞑靼。径过有八百里遥,上下有千万里远。水流一似地翻身,浪滚却如山耸背。洋洋浩浩,漠漠茫茫,十里遥闻万丈洪。仙槎难到此,莲叶莫能浮。衰草斜阳流曲浦,黄云影日暗长堤。那里得客商来往?”

  从描述的范围来看,沙碛、诸番、鞑靼都可以判定是蒙古以南、甘肃以西的沙漠地带。至于乌戈,《三国演义》里提到乌戈国在蜀国境内,今缅甸北部。而《汉书·西域传》有一段记载:“乌戈山离国有桃拔、狮子、尿牛”。这里的乌戈山离国位于伊朗高原东部,是公元1世纪的西域国家。虽然还是有所偏离,但能确定《西游记》里的流沙河确实在河西走廊以西的西域一带。

  事实上,新疆境内至今还有一块被称为“八百里大流沙”的地方。它位于今甘肃的安西和新疆的哈密之间,但却没有河,只是一片热风弥漫、寸草难生的大戈壁,它就是号称“东西横亘八百里”的莫贺延碛。由于位于玉门关以西,在唐代,莫贺延碛就是西域的起点。也正因为此唐僧西行出发不久便遇上流沙河。

  | 安西与哈密 |

  但对于丝绸之路上的行者,大流沙本身就是恐怖的代名词。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里也证实,“莫贺延碛,长八百余里,古曰沙河,上无飞鸟,下无走兽,复无水草”,是个极其恐怖危险的地方。玄奘在穿越流沙戈壁的第四座烽火台后,迷路,断水,四夜五天滴水未进最终连人带马一起栽倒在地上。幸而马儿冥冥之中闻到了清水的气味,驮着玄奘一路狂奔,最终来到了一块清水绿树的小绿洲。

  可马儿的行为在玄奘看来是受到一位大神的指点。据说他在昏倒后梦见一位大神对他吼道:“何不强行,而更卧也。”随后他惊醒,马儿便开始狂奔。

  学者们认为这位大神可能是在西域普遍受崇拜的沙漠大神深沙神,这位深沙神最初应当是印度婆罗门教的恶鬼(挂骷髅是一个标志),后来成为印度密宗的护法神,有随密宗传入西域后本土化成为专门的沙漠神。

  这个在大流沙里经常“出没”的神后来被写进了书里,在晚唐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中,有专门吃取经人的人,还把骷髅串起来挂脖子上,后来这位沙漠神皈依了佛法,成为取经人的护法神,用双手将唐僧托过大漠。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了,这就是《西游记》里的沙僧,而他的流沙河,就是那一片望不到头的沙漠——莫贺延碛。

  | 火焰山怎么烧起来的 |

  新疆吐鲁番有个著名的景点叫做火焰山,一直被当做《西游记》里“火焰山”的原型。火焰山,维吾尔语称“克孜勒塔格”,意为“红山”,唐人以其炎热曾名为“火山”。看地图可以推测玄奘走出流沙河后便来到了火焰山。

  吐鲁番远离海洋,水汽无法到达,地势低洼,山峰和盆地的落差可达几千米,因其气流下沉很容易因其焚风效应,加上岩石裸露,寸草不生,被太阳直射过的地表温度最高可达80摄氏度,磕个鸡蛋绝对能熟。

  吐鲁番火焰山

  《西游记》里描写火焰山时写道:“弊地唤作火焰山,无春无秋。四季皆热。……那山却有八百里火焰,四周寸草不生。若过得山,就是铜脑袋,铁身躯,也要化成汁哩!”据考证,小说火焰山的来源可能是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,这部初次提到猴行者(本书主人公、孙行者原型)以及深沙神(沙僧原型)的话本小说,也首次提到了火焰山:“又忽遇一道野火连天,大生烟焰,行走不得。”

  虽然是小说,但故事仍然可以追寻现实原型。现代学者们推测当时玄奘看到的生“烟”的“火”,应该是新疆的煤田自燃大火。

  新疆的煤田自燃,主要因天山的地质活动较为剧烈,是埋在地层中的水平每层,经过多次地质运动后变成倾斜煤层,流水冲刷和风蚀后使每层裸露地表,与空气接触氧化后引发煤层自燃,最终形成煤田火区。

  《宋史·外国传·高昌》卷四百九十中曾记载奇台县(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北部的奇台县)有一处几平方公里的自燃火区,自唐朝时就已经在燃烧,是由于当时采煤时就地取火引起的。书中还引用北宋太平兴国七年(982)使臣王延德从高昌赴北庭(今新疆吉木尔萨)途中的记录:“北庭山中出煤砂,山中常有烟气,涌起若云雾。至夕火焰若炬火,照见禽鼠皆赤。采者着木底鞋取之,皮者即焦。”

  如果说这次的大火是人为的,那后面的影响可就太深远了。据清光绪三十四年(1908)的《奇台县乡土志》记载:“红沙泉迄于老君庙煤矿,火焰四时不息。凡窑户挖取必俟秋末冬初,方可前往。若春秋二季,火气逼人,不敢向迩。”

  同为奇台县,煤田大火千年不灭。直到十年前,奇台县的这场大火才被现代技术扑灭。由图片可以看出奇台县和吐鲁番的火焰山相隔不远,属于同一煤区,火焰山的形成除了气候和地形原因外,与煤田自燃也脱不了关系,不知千年前玄奘西行时吐鲁番火焰山是否还在燃烧。

  | 勇斗车迟国 |

  走出火焰山后,玄奘打算沿着丝绸之路北线继续西行,然而线路西南方向的高昌国却派遣使者邀请玄奘前去讲经。高昌国王麴文泰是个虔诚地佛教徒,他早已从来往的客商嘴里得知玄奘的大名,所以专门派使者迎接。高昌国虽偏离原定的西行路线,但面对盛情邀请,玄奘还是跟着去了。

  他们到达高昌都城的时候,全城灯火通明,国王与全体大臣均在宫外迎接。这让玄奘感到非常意外。高昌王更是与玄奘促膝长谈,直至夜深,大有相见恨晚之意。

  在玄奘与高昌停留的日子里,高昌国王对玄奘执弟子礼,做了虔诚弟子所能做到的一切,甚至每当玄奘用餐时,国王都要站在身旁,亲手恭恭敬敬的献上杯盘,并等玄奘用完餐后自己才去吃饭。但他希望玄奘能留下来,接受供养,这却是玄奘所不能接受的。

  于是,国王的挚爱伴随着尊严,玄奘的信念伴随着执著,双方必然的发生了冲突。国王大声嚷道:“弟子仰慕法师的意志,坚定不移。弟子之所以要留下法师,并不是故意要为难法师,而实在是高昌没有导师。没有我的旨意,看你有何办法离开高昌。”玄奘则坚毅的说:“陛下留下的只能是玄奘的尸骨,却绝不能留下玄奘的灵魂。”并宣布就此绝食。此后的四天里,玄奘滴水未进,只是静坐打禅,身体几近虚脱。高昌王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济于事,最后只得充满愧疚、泪流满面的向玄奘道歉,并保证不再阻拦西行。

  同时麴文泰还给玄奘配备了丰富的物资和随行护送人员,还给自己的亲信、当时西突厥可汗写了一封信,请他沿途给玄奘提供方便。因为大雪封山,玄奘一行在今库车境内的古龟兹国停留两个月,然后经过今拜城、阿克苏到达天山山脉,翻越了位于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碎叶城找到突厥可汗,并在他的帮助下,平安经过中亚的大小国家到达印度。

  《西游记》里唐僧师徒来到车迟国跟虎力鹿力羊力大仙斗智斗勇,现实中却是玄奘与高昌国王的生死相搏。更为相近的是,高昌国的前身车师(迟)国,是汉代西域诸国之一。后来车师国分裂,其中一部分并入麴氏高昌。到唐代,玄奘离开高昌国数年后,高昌国被大唐所灭,并将被改名为西州,成立安西都护府。


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地理问题,可以扫描下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(地理520)二维码关注我们以获取更多有趣的地理文章,也可以直接加入地理问题交流群 QQ群:184217182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。


weiboerweima weiboerweima